Follow us 登录 注册
0 (855) 233-5385 周一~周五, 8:00 - 20:00
cn@yunshipei.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!
天使大厦, 海淀区海淀大街27

女儿骑单车50公里回武汉看父母 染病妈反锁家门:妳进来,我就跳楼!-巨蟒渡劫

女儿骑单车50公里回武汉看父母 染病妈反锁家门:妳进来,我就跳楼!

女儿骑单车50公里回武汉看父母 染病妈反锁家门:妳进来,我就跳楼!

「我妈妈身体一直不大好,断断续续地咳嗽也已经有一个多月了」,王欣一直以为母亲得的只是普通肺炎,若真是新冠肺炎,不可能拖那么久;再者,父母住在礄口区汉正街,离疫情发源的华南海鲜市场有一段距离。

王欣妈妈入院后的第二天,爸爸也紧接着去医院看病,CT报告显示双肺感染严重。她说,「其实爸爸早在一个多礼拜前也出现了症状,低烧、胸闷、气喘,但他都硬撑着,自己吃药,没去看。」

《南方都市报》报导,今年春节前,王欣曾和父母约定,过年要回家吃饭;1月27日,她妈妈打电话来说,身体不大舒服,让他们别回武汉过年了。其实她和丈夫就住在孝感,离武汉父母家不过50公里,两天后,武汉传来封城的消息,当时她并没有将母亲的不舒服,与当地爆发的疫情联想在一起。

王欣只能单向地从父母那接收他们的情况,而此前父母一直回馈给她的资讯,都是「情况还好,不用担心。」直到1月31日上午10时,妈妈再次传来的肺部CT检查报告,显示双肺全白。

2个小时后,经过联系父母家所在的街道和居委,王欣终于拿到准入证明,她从孝感返回武汉的骑行路线,一共花费人民币40元(约新台币170元)。进入武汉后,街头灯光通明,然而路上一个人影都见不到。

自杀防治谘询安心专线:1925;生命线协谈专线:1995

王欣出发前,担心自己回不来,要和孩子合影一张,被丈夫拒绝直呼「妳一定能回来的。」但封城之后,通往武汉公共交通全面停止,道路被阻断,还能怎么回去?开车能进入武汉的可能性很低,她决定骑单车。

「不管是不是新冠肺炎,当时妈妈的病情已经十分严重了」,此时的王欣已经下定决心,要回到父母身边去,她对丈夫说,「我长这么大,我没好好给我妈做过一餐饭,没有好好照顾过我妈…的确有人没挺过去,我担心我妈也会这样。」

王欣紧握了一天的拳头,直到妈妈住院后才松开,那晚,她的手一直在抽筋。2月1日,母亲终于住进医院,她也暂时松了口气,不料,却轮到爸爸急需治疗。

妈妈住院后,王欣曾打电话给先生,「当时觉得挺对不起他们的,丢下了他们」;6岁的女儿也曾因为想妈妈,躲在自己的小帐篷里哭,但她也遗传了妈妈的乐天,只哭了那一次,之后对着妈妈的影片都是在笑。

王欣表示,爸爸只想着要赶紧送妈妈进医院,加上武汉的医院已人满为患,他无暇顾及自己,直到妈妈住进了医院,爸爸才「敢」垮。那一瞬间,她觉得父亲苍老了许多。

「没有后悔过,幸好我回来了,爸妈有什么问题,我可以在他们身边帮忙解决」,如今王欣需要关注的是自己的状态,多日出入医院,多亏曾有在实验室工作的经验,她的防护措施很到位,「但疫情一天没有解除,我也不敢返回孝感的家中。」虽她不知爸妈何时能出院,也不知道何时才能与家人团聚,「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」

但就在封城那天,妈妈的咳嗽越来越严重,王欣的爸爸只好带着妈妈四处找医院看病,但排了一天都挂不上号,最后好不容易在武汉市第五医院看上了医生,打了针。

当晚8时,王欣顺利到达父母家楼下,熟悉的社区此时却显得异常清冷,此次回来并未事先告诉父母。她还有一个比自己大6岁的哥哥,也住在武汉;但就在母亲生病之后,父母拒绝哥哥的来访,两老不愿有让病毒传染给家人的可能,只让儿子站在社区路口送东西。

▼王欣从孝感返回武汉的骑行路线,当天她骑共享单车一共花了人民币40元。(图/翻摄《南方都市报》)

1月31日中午12时40分,王欣在孝感家附近,戴口罩、揹着一个装满口罩的小背包,开始骑共享单车通往武汉,一路上很畅顺,直到下午3时,来到武汉与孝感交界被拦截下来。

▲王欣骑到关卡处等待了两小时,只为一张武汉的准入证明。(图/翻摄《南方都市报》)

父母的情况也在好转,妈妈入院后的第二次CT结果显示肺部正在逐渐恢复;爸爸也发微信告知她,医院的住宿条件挺好的,他也正在接受打针治疗。

2月13日中午,王欣爸爸终于住进普爱医院的分院,而从那天开始,两老让王欣别再去医院,也使她开始自我隔离。「我觉得我们一家是幸运的。」这两天,她时常将幸运挂在嘴边,在为父母求医的路上,收到不少的好意与帮助,在她回到武汉家里的第一天,收到邻居送来的口罩和酒精。

▼疫情延烧,大陆多个城市宣布封城。(图/路透)

.ETtoday新闻云提醒,给自己机会:

当王欣第一次收到母亲发来的肺部CT检查报告时,身在孝感的她四处上网找人询问,心中依然抱着希望,但愿母亲得的只是普通肺炎。那时,父母借口要出外看病,没时间在家接电话,让王欣不用打电话来。

上楼后,王欣敲着父母的门。母亲知道是女儿回来后,直接将家门反锁要她赶紧离开,隔着门说,「妳要进来了,我就直接跳楼。」

目前,武汉仍处于封城状态,居民不能出住宿社区,王欣和邻居们透过网路团购食品,再分批到社区大门领取。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家里,她的心情却是这一个月以来最踏实的。

▼2月1日,王欣的母亲终于住进医院,她也暂时松了口气,不料,却轮到爸爸急需治疗。(图/翻摄《南方都市报》)

次日,经过王欣和哥哥多日的努力,终于有了一线希望,「听说医院有床位,我马上过去汉口医院守着」,床位落实后,终于在医院看到由哥哥带过来的妈妈。

「我当时完全不敢刺激我爸妈」,王欣知道连日奔赴多个医院治病,父母的精神已濒临崩溃,「后来我爸跟我说,他们在医院看到,有人倒下后直接被抬出去了。」她无法想像父母那几天的精神压力,那晚没见到父母,只能回到自己在武汉的家。

王欣将软弱无力坐在车上的妈妈,一步步扶到病床上,一路上,她见妈妈没有说话,自己说话后,妈妈只能点头或者摇头,隔着口罩,彼此都有说不清的难过。

记者陈俊宏/综合报导大陆新冠肺炎(COVID-19)疫情不见减缓趋势,湖北省女子王欣骑单车50公里赶回武汉,要关心生病的妈妈。没想到母亲见女儿回家,怕传染给对方,立刻反锁家门要她离开,「妳要进来了,我就直接跳楼。」她后来好不容易将母亲送医,没想到直到妈妈住进医院,爸爸才「敢」垮;那一瞬间,她觉得父亲苍老了许多。

Comments (2)

Leave Comment

Contact Us

Feel free to call us on
0 (855) 233-5385
Monday - Friday, 8am - 7pm

Our Email

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
info@financed.com,
and we’ll get back soon.

Our Address

Come visit us at
Stock Building, New York,
NY 93459

北京十大灵异事件|十大将军排名|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主人公是谁|水猴子图片|泰国巫术|世界十大水怪|越南乳瓜|太平公主怎么死的|曹魏皇帝